首页| 大数据| 医疗资讯| 家居生活| 明星资讯| 求职招聘| 新能源| 小说| 灯饰资讯| 电子资讯| 动漫资讯| 健康资讯| 范文论文| 更多

南夜弦庄繁缕小说

【发表时间:2020-10-17 14:08:54 来源:冷风网】

南夜弦庄繁缕小说书名是《》,小说讲述南夜弦庄繁缕之间的故事。为你提供南夜弦庄繁缕小说阅读,阴婚难违小说剧情扣人心弦,引人入胜。一整个白天的课,我都上得心神不宁。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,我正准备离开教室,王俊拦住了我。

精选内容:

我忘了自己是何时晕过去的,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浑身像是被抽掉了筋骨般难受。

床单上湿了一片,不断提醒着我昨夜发生的事。他又来了,又对我做了那种事……那个怪物无处不在!

右手上多了一个古怪的蛇形银镯,是他昨夜给我套上的。我想要将它摘掉,可是无论如何也拿不下来。

他究竟有什么目的?!

一整个白天的课,我都上得心神不宁。

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,我正准备离开教室,王俊拦住了我。

“繁缕,我有两张自助晚餐的券。你今晚有没有时间,和我一起去吧?”从大一入学开始,王俊就一直追求我。我想以学业为主,三番五次地婉拒他,没想到他还没放弃。

王俊高大的身躯挡在我跟前,让我突然有了一丝安全感。

我答应了,和他去了自助餐厅。

菜品很丰盛,王俊十分体贴,不停地替我拿各种吃的。我低头认真吃着,王俊突然对我表白:“繁缕,你知道的,我喜欢你。”

手腕上的银镯倏地一凉,我心中发毛,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背后监视着我。我猛地转过头去,却什么也没发现。

心中生出几分不安。

王俊灌了自己一杯红酒,大起胆子继续说:“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,做我的女朋友?”

我抬起头,正要说话,脑袋嗡地一声炸开了。王俊一双眼睛通红,如同一条蛇一样,正不停地对我吐着舌头。

“啊!”我吓得叫出了声,周围的食客投来注目礼。

王俊的模样在瞬间恢复了正常:“繁缕,你怎么了?”

难道是我太害怕眼花了?餐厅里人这么多,那个怪物应该不敢现身才对。

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我站了起来,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洗手间里空无一人,我弯腰洗了把冷水脸。下一秒,脑袋一阵眩晕,头顶上的灯熄灭了。还没回过神来,一双冰冷的大手,从身后狠狠掐住了我的腰。

“庄繁缕,你敢背叛我?”他沉声道,像个霸道的主宰者。

我刚才的感应没错,是他在监视我,这个怪物无处不在!此刻,我似乎感觉得到,他正在生气。

“你放开我!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哪来的背叛?”我大声吼道。

“所以,你很喜欢和不认识的人,做这种事吗?”他冷笑了一声,飞快地扯下了我的牛仔裤。

我恐惧极了,眼泪都下来了。心中怒火中烧,我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,只能破口大骂道:“喜欢个屁啊!你这是强暴,死怪物,大变态……啊……”

他没有给我继续骂下去的机会,手指探入了隐秘处,如蛇般灵活地来回游走。

很快,身下一热,一股暖流涌出。

“呵,这么敏感,看来你真的很喜欢。”他凑在我的耳边,暧昧地呼气道,用舌头舔了舔我的耳垂。

我浑身酥麻,心中既屈辱又愤怒,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着。

与此同时,外面的餐厅里,突然爆发出一阵喧哗:“先生,你怎么了?”

透过没关紧的门,我看见外面乱成了一团。

王俊如同蛇般趴在地上,飞快地爬行着。一个服务生上前,想要将他给扶起来。王俊突然裂开嘴,一口咬住了服务生的手。

“啊!”服务生的惨叫声,和食客的尖叫声融为一体。

见状,我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被身后的怪物折磨得没了脾气,喃喃道:“不要伤害他……他是无辜的……”

“哼,你还敢想着别的男人?”他突然将我给抱起来,我的后背重重压在了门板上。

“不……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我也不喜欢他……求你放过他吧……”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愧疚和不安席卷而来。

这一切都是我害的,如果我没有答应和王俊来吃饭,那么他就不会被我连累。

“那么告诉我,谁才是你的男人?”他似笑非笑地捏住了我的下巴。

我抬起头,瞧见黑暗中那个模糊不清的轮廓。

看身形是个高大的男人,并非我想象中的奇形怪状。

不过他躲在暗中不敢露出真容,想必是长得不太好看吧。

我当然明白他想听什么,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只能憋屈地服软:“是你……你才是我的男人……”

他很满意我的回答,松开了我的下巴,沉声道:“庄繁缕,你听好了。阴婚已经结成了,你是我的女人,不要再试图挑衅我。”

说完,他的大手在我胸前抓了一把,一眨眼消失不见了。

我整理好衣服,跌跌撞撞地跑回了餐厅。

服务生的手流着血,王俊晕倒在了地上。

餐厅的人报了警,警察将王俊给带走了。第二天,我就听说王俊的父母来办了休学,医生判断他突发精神病,需要接受一段时间的住院治疗。

我冷静下来后,觉得不能坐以待毙。

下午我旷课,独自呆在寝室里,上网搜索“蛇妖”、“阴婚”一类的关键词,试图找到摆脱那怪物的办法。可是除了搜到了一些恐怖小说和电影外,其余的一无所获。

我决定破釜沉舟,和他严肃认真地谈判一场。

当天夜里,他果真又来了。

我还没组织好语言,就被他剥了个精光。室友们像是被他给迷晕了,统统睡得很沉。他肆无忌惮地折腾着我,我咬牙忍受着粗暴地撞击。

等待他发泄完毕,我才喘气问道:“你究竟怎么样才肯放过我?”

初吻和初夜都被他给夺走了,他到底还想要什么?

“纸钱还是纸人?只要你愿意放过我,我立马去买来烧给你。你喜欢什么样子的,我就让人给你画,哪怕是天上的嫦娥也成。”我眨眨眼,心说这个条件应该很诱人了吧。

“哼,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。”他冷哼道,双手掰开了我的小腿,语气霸道,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只要你。”

他不累吗?刚刚才结束,现在居然还想再来一次……

我心灰意冷,琢磨着他的话,威胁他:“你要是把我给逼急了,我就自杀,这样你的如意算盘就落空了!”

没想到这句话成功激怒了他,他的身影倏地一闪,一团黑雾逼近我眼前。

强大的气场令我几乎喘不过气来。

他冰凉的大手捂住我的肚皮,幽幽说道:“你要是敢自杀,我就让你们全家为他陪葬。”


集装箱漆 http://www.chenyang.com/shuiqi/gongyeqi/gyqsyb/p_1222.html
最新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推荐